躺在病床上的湯桔宏
  患者服“特效藥”後突然癱瘓?
  醫院:胸椎壓迫脊髓所致   家屬:病情惡化與藥品有關
  《法制周報》實習生 肖鵬  《法制周報》記者 蔣格偉 文/圖
  今年9月初,在湖南省益陽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市民湯桔宏的主治醫生何正兵向其家屬推薦了一款名叫“特羅凱”的藥物,並向對方提供了銀行賬號。其家屬兩次轉賬匯款1.1萬元,購得上述藥品兩瓶。
  然而,這種藥物的包裝、說明全為外文,更沒有“國藥準字”等標誌。這種藥物可靠嗎?醫生不開具處方直接向患者推薦藥物是否違規?10月22日,何正兵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上述藥物未納入採購範圍,是一種公認的純進口保障性治療藥物,均為家屬自願購買。
  患者:
  醫生推薦高價藥品
  今年5月1日,在飯店上班的湯桔宏腹痛難忍。當日,他在妻子段慶華陪同下,來到益陽市中心醫院就診,初步結果為胰腺癌,醫生建議他到長沙做手術。住院8天后,湯的家屬發現其“癥狀並不明顯”,以為是“誤診”遂出院。
  8月中旬,湯桔宏肺部劇痛。於是,他又來到益陽市中心醫院檢查。最後,醫院確診為肺癌晚期。當時,主治醫生何正兵向家屬提出了3種治療方案:動手術、化療和保守治療。
  “當時醫生說得特別嚴重,動手術沒必要,‘癌細胞已經擴散’,化療會使病人承受巨大痛苦,建議我們做保守治療。”段慶華回憶。
  這讓湯家人陷入了巨大的悲痛當中。為了延續湯桔宏的生命,9月初,其弟湯志宏向醫生何正兵咨詢是否有可延長生命的藥物。
  “何醫生向我推薦了進口藥‘特羅凱’。”湯志宏說,此後,何提供了一個建行賬號。9月5日,段慶華向戶名為“曹金旺”的建行賬號轉賬5500元。通知何正兵後,何讓段慶華直接到其辦公室領藥。7日早上,段慶華從何正兵處拿到一瓶“特羅凱”。
  “30粒,一天一次,一次一粒。”段說。
  家屬:
  突然癱瘓與服藥有關
  在最初服藥的一段時間,湯桔宏的病情趨於穩定。
  “腫塊消除了,服藥20多天后,出現了一次‘過敏’癥狀。”段慶華說,“他的臉部、背上、胸口出現了大面積紅斑。”隨後,院方對湯桔宏進行了專家會診,會診結果為“正常反應”。
  住院35天后,在醫生建議下,湯桔宏出院繼續進行保守治療。
  段慶華介紹,在出院前,何正兵曾提出對湯桔宏檢查,確認其肝腎功能有無受損,是否繼續使用“特羅凱”。檢查結果顯示,癌細胞沒有擴散。
  此時,第一瓶“特羅凱”所剩無幾,通過同樣的方式,段慶華再次購買了上述藥物。
  記者註意到,“特羅凱”是一種白色粉末狀圓形顆粒藥品,其外包裝和說明書均為外文。
  10月11日晚,湯桔宏發現右腿麻木。次日早晨,整條右腿失去了知覺。當天上午9時,湯被送往市中心醫院。13日,湯桔宏下身全部癱瘓,大小便失禁。
  入院後,因為病痛,湯桔宏經常需要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睡,臀部也開始潰爛。看著失去知覺的下身,這個身高1米8的漢子不禁流下了悲傷的淚水。
  湯家人認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和特效藥“特羅凱”有關。
  醫生:
  保守治療藥物未納入採購範疇
  為確認湯桔宏的癱瘓是否為藥物引起,何正兵建議進行磁共振檢查,家屬同意。10月22日,檢查結果確診,湯下身癱瘓為胸椎壓迫脊髓所致。
  時至今日,湯家人只知道“特羅凱”是用來控制肺癌病情的特效藥,至於其藥效及安全性等,一無所知。
  何正兵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回應,“這(特羅凱)是一種國內外公認的保守治療的藥物,由於是進口藥物,沒有進入採購範疇。是家屬自願購買的。”
  藥品未進入採購範疇,醫生可推薦患者購買嗎?何正兵說:“保守治療這一塊,全國都是這樣。整個行業都是如此。”
  湯桔宏的妹妹堅持認為,醫生向家屬推薦高價藥只有兩個目的:“要麼是為了治好我哥,要麼就是想賺錢。”
  10月21日,段慶華退掉了未用完的“特羅凱”,對方主動退回了4000元藥費。
  10月25日,記者致函益陽市中心醫院,就上述問題提出採訪,截至記者發稿時,該醫院仍未有任何回覆。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陳豪

kajkeai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