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底,由臨沂市政府出資兩千多萬興辦,旨在為當地農民工提供食宿、培訓以及招工便利的“一元公寓”開張。同時,此前由兩名臨沂人創辦的“民間版一元公寓”,正式退出。運轉兩年後記者回訪發現,因諸多因素,已鮮有用工企業進入“一元公寓”內招工洽談。每天清晨,數以千計的打工者走出公寓,重回馬路市場,尋求打工機會。另一方面,在經歷了成為輿論焦點,多名政府官員視察的“蜜月期”後,如今“一元公寓”的最初創辦者,也因前期投資無法回本、對現狀不滿等原因,希望重新得到參與公寓管理的機會。 記者冀強
  “意外”產物
  回憶起三年前的“輝煌”時光,48歲的劉元彬笑得眯起了眼睛。作為臨沂一元公寓的創辦人,他向記者坦言,那時自己根本沒想到能把事情做得那麼大。
  據劉元彬介紹,自己年輕時離開老家郯城,前往臨沂市區打工。到2005年,自己已經是一名小包工頭。當年在和幾名民工閑聊時,有人告訴他在壽光有一種新的勞務市場模式:農民工在勞務市場找工作,每天只需要交三塊錢就能住在那裡。
  雖然覺得這個模式可以借鑒,但想複製到臨沂,卻需要協調勞動、城管、衛生等多個部門,手續繁雜,終未成行。
  機遇終於在2010年來臨。當年,臨沂共有包括全國文明城市、國家環保模範城市等在內的多項榮譽要爭創,市區內形成已有數年的多個馬路勞務市場成為多個部門急需解決的問題。據當時媒體報道,臨沂市區內自發的馬路務工市場多達四五家,平時每天至少有3000多農民工圍坐在街道上等活,有些人吃住都在馬路邊,而勞動部門的人才市場對這些打短工的農民工來說基本沒有吸引力,因此難以紓解。
  當年7月份臨沂市為迎接“創城”,準備清理馬路勞動力市場,在此背景下,劉元彬與別人合伙創辦的“山東省臨沂市一元農民工公寓”終於開張:位於城鄉接合部馬路勞務市場周邊的一棟五層廢舊廠房內,一元一天的大通鋪或上下鋪,主要在大樓二層至五層的大廳里;除了提供住宿,還提供價格低廉的飯菜。
  雖然簡陋,但起碼給了打工者們一個容身之所。
  除了入住者滿意,劉元彬的一元公寓還解決了一直被視為“創城”障礙的馬路市場頑疾。一元公寓出現後,把大量的農民工吸引過去,使得附近的馬路勞務市場逐漸消失,形成了一個規範的務工市場。“一下子把事做成了,很有成就感。”劉元彬回憶。但資金壓力很快來襲,在先期投入近七十萬元用於租賃廠房、安裝門窗、採購床鋪、架設電線和雇用人員。但很明顯,高峰期只有兩千多人入住的一元公寓,顯然入不敷出。
  “蜜月期”
  當一個市場化手段解決了政府難題後,臨沂政府部門對劉元彬的一元公寓青眼相加。城管不僅嚴格取締馬路勞務市場,而且還派出宣傳車鼓勵打工者和用工單位到劉元彬的一元公寓接洽;勞動部門幾乎天天都上門指導,還幫助他們辦理職業介紹資格等各種手續。
  同時,“一元”的噱頭,也引來了大批圍觀者,並暫時麻木了資金帶來的壓力。
  “先是本地的報紙來採訪,然後省電視臺、鳳凰衛視、中央台都來過。”劉元彬把右手向上揮去,比划著到訪媒體的級別和分量。
  在媒體廣泛關註下,臨沂市各級領導紛紛來此調研。2010年8月4日,時任臨沂市市委副書記、市長張少軍專程到劉元彬那裡考察,要求各級財政加大對軟硬件建設的資金投入,建成農民工之家,為農民工就業提供安全高效的服務環境。
  當天播出的臨沂新聞聯播里,劉元彬打扮正式,穿著不常見的白襯衣、還特意在胸口口袋里插了一支筆,陪同參觀的市長一路講解。
  市長調研次日,臨沂市就業辦主任李學立陪同臨沂最大的開發商天元集團的總經理助理王志堅,實地研究一元公寓設施的改造。
  再迴首往事,劉元彬將那段時間比作與政府合作的“蜜月期”。在他看來,這意味著他的公寓“將成為政府扶持的對象,列入政府的工作規劃”,“市長說這是個民生工程,是個好事,市裡要加大投資改造力度,說讓我把這裡經營好。”興奮的劉元彬甚至把市長來視察的照片放大了很多倍,掛在大門口、掛在自己的辦公室里。
  經歷了多項工作努力後,臨沂市創城工作也於2011年開始收穫。2011年5月,國家環保部發佈《關於授予臨沂市國家環境保護模範城市稱號的公告》,臨沂市已經達到國家環境保護模範城市考核指標要求,授予“國家環境保護模範城市”稱號。
  同年12月20日,在北京舉行的全國精神文明建設工作表彰大會上,臨沂市以地級市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被中央文明委授予“全國文明城市”稱號。
  創辦人討說法
  尚未等到“成為政府扶持的對象”那一天,劉元彬此前租住的廢舊廠房就陷入了產權糾紛。為保障農民工一元公寓不會消失,臨沂市政府經過商討決定新建一個公寓。
  2011年11月24日,投資兩千多萬元、設計容納1072人的臨沂市進城務工人員綜合服務中心暨臨沂零工市場開張,因為住宿收費仍為一元加之名字冗長,所以仍被俗稱為“一元公寓”。
  作為有經驗的經營者,劉元彬參與了新公寓前期選址、規劃等工作,並認為規劃使用了他的管理模式和經營方案。“當時投資選址,我是跟有關部門商議的,需要蓋多少公寓等都是和政府商量的。”劉元彬說,當時不少領導也承諾讓他管理新公寓,他還把“一元公寓”的經營方案上報給蘭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但最終啟用的新一元公寓管理人員中,並無劉元彬的名字。作為“補償”,劉元彬以每年51000元的價格,中標了公寓內唯一一家超市的經營權,同時獲得了公寓內三家食堂中一家的經營權。“但這根本都不掙錢。”3月27日,劉元彬在他那間十來平米的超市內,抱怨說,超市內幾乎沒有過十元的商品;至於食堂,則被規定毛利潤不超過25%。
  他向記者坦言,因為覺得不公,自己至今拖欠著租金和水電費未交。
  據瞭解,新公寓的管理將由政府多部門參與。臨沂市蘭山區在公寓內設立由人社部門牽頭,公安、城管、衛生、食品藥品監督等部門人員參加的市場綜合管理辦公室,為區政府的綜合辦事機構,實行部門分工負責制,確保市場規範運營。
  為保障公寓的公益性運營,每年臨沂市、區兩級財政共投入150萬元補貼。
  雖然“政府承諾讓我管理新公寓”的說法已無從考證,但劉元彬堅持認為,“要不是說過讓我參與新公寓的管理,我為什麼要把經營方案給他們,還要幫忙乾那麼久?”一提起這事,劉元彬就情緒激動。
  劉元彬認為,在自己始創“一元公寓”的一年半時間里,這個勞務市場的知名度逐漸提高,來的農民工越來越多。政府選擇在他“一元公寓”的旁邊建設零工市場,也是看中了這裡培育出來的市場和人氣。
  他自認“被騙了”,甚至對財政每年150萬元的補貼憤憤不平。雖然表示自己像參與公寓經營管理並不是為了錢,但他又說,“讓我乾的話,哪怕每年給我50萬補貼,我也乾的比現在好。”
  重回馬路市場
  在政府版“一元公寓”規劃中,占地面積32.31畝的建築中,除了六棟公寓外,還有辦公服務中心、勞務洽談中心、餐飲培訓中心、洗浴中心、活動廣場等配套設施。用工企業每天可進駐勞務洽談中心,選擇工人。
  此前在受訪時,新建的一元錢公寓管理人員曾介紹說,那裡設有專門的瓦工、零工等六個洽談專區,還有招工信息欄和電子屏。“不用走多遠在公寓旁就可以找到活。”
  但記者採訪中卻發現,目前多項配套設施幾乎成為擺設。
  3月27日清晨六點,臨沂大霧。數以千計的民工拎著工具、水杯走出公寓,在濃霧中重新聚集到馬路邊。只要有車來,不管是不是招工的,也不管是不是亮著紅燈,就都圍上去,介紹自己,攀談價格。
  此時在新公寓內,曾經滾動顯示著當地最新的招工信息的電子屏,則早已歇業。
  而在開放了一段時間的公共澡堂,也早已關閉。已在公寓入住多時的費縣民工老曹就搖頭說,“哪還有洗澡的地方!?”不過,他也表示理解關閉澡堂的做法,“沒辦法,有人素質太低,好多人洗完澡順手就把水龍頭擰走了,你說咋整?”
  老曹此前也曾在劉元彬的一元公寓內入住過,雖然對現在新公寓有著不少意見,但他還是認為,現在的條件比劉元彬那時候好多了,“起碼是八人間,不再是大地鋪了。”
  和其他人一樣,他也每天五點鐘準時起床,拎著東西出門。“就在馬路邊喝碗熱乎湯,來雇主了,趕緊上去看看。哪還有人到公寓裡面去招工?”
  儘管起個大早,但老曹還是沒有遇到合適的雇主。上午九點多,他起身回往公寓。路上,他遇到了劉元彬,笑嘻嘻地問:“老劉,你那有活沒?給介紹幾個唄。”劉元彬同樣嘻哈應付了幾句。
  中午時分,前往劉元彬經營餐廳的人又是寥寥無幾。他再次向記者重申已經打定的主意,“能爭取到公寓管理權就繼續乾,實在不行我就全部退出,重回建築的老本行去了。”
  看著同樣鮮有光顧的超市,他覺得新的政府版一元公寓,已經徹底失去了風頭,因為“已經好久沒有媒體來採訪,更沒有領導來視察了”。  (原標題:臨沂零工市場重回馬路)
創作者介紹

陳豪

kajkeai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